xx

带崽日常

太喜欢了

手撕鸡米饭:

-灿兴篇-

“爹地!起床啦!”朝气十足的小奶音伴着拖鞋声一步步逼近,紧接着“咚”的一声,张艺兴怀里就多了枚小炸弹。张艺兴眼睛都没睁开就搂着小孩应付的拍了拍,昨晚被折腾的太久,还没睡多久就被吵醒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。


怀里的柔软物体不安分的动了动,隔着被子在张艺兴胸前拱来拱去,张艺兴实在被磨的没脾气,只好揉了揉儿子的小卷毛,“好啦好啦,西西先去问爸爸今天早上吃什么好不好?爹地洗漱完就下楼陪你拼积木哦。”


得到爹地应允的小孩开心的不行,连蹦带跳的跑下楼问爸爸今天的早餐是什么。张艺兴听着楼下的动静无奈的摇摇头,终于艰难的起床去洗手间洗漱。


西西是朴灿烈和张艺兴的儿子,上个月刚过了四岁的生日。如果说张艺兴和朴灿烈的结合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,那么西西的诞生就是最后那一难。因为张艺兴早年的发情期注射的抑制剂过多,比起其他的Omega会更难受孕,所以西西的诞生才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。


朴灿烈正在煎鸡蛋,熟练的翻面后装盘,低头看了看正抱着他大腿问早餐吃什么的傻儿子,不由的摇摇头,也不知道这么喜欢吃是随了谁,西西还一脸邀功的抬头看着他,说自己已经把爹地叫醒来了。


朴灿烈眼睛一眯,提起傻儿子的领子:“你是不是又撞爹地怀里了?”西西想起前几次被爸爸当场抓住后被罚吃苦瓜的事就哭丧着脸,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,朴灿烈叹了口气:“西西,爸爸是不是告诉过你爹地身体不好,你不能那样子撞爹地的?”西西一听就知道爸爸生气了,小脸涨得通红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,朴灿烈眼睛一瞪,“不准哭。”


西西忍了又忍,好歹没哭出来,只是带着点哭音保证说以后不这样了。朴灿烈见好就收,把小孩放在地上后自己也蹲下来和他保持平视,大手摸了摸西西的头,“爹地为了把你生下来吃了很多苦的,西西是不是应该要听话,不去闹爹地呢?”,西西吸了吸鼻子,然后重重点头:“嗯,爸爸我错了,我以后不去撞爹地了!我一定乖乖听爸爸还有爹地的话!”朴灿烈这才笑开了揉了揉儿子的小卷毛,“去洗干净手,准备吃早餐了。”


朴灿烈把早餐摆到西西面前,问他能不能自己吃饭,在得到西西肯定回答后满意的点点头,便上楼去叫他的大宝贝吃早餐。朴灿烈推门进来的时候张艺兴正在剃胡子,张艺兴也不扭头,就斜着眼睛看了朴灿烈一眼,朴灿烈便心领神会的拿过剃须刀低下头仔细地给张艺兴剃着胡子。剃完胡子后张艺兴也还是不理他,朴灿烈心虚的摸摸鼻子,一脸讨好地凑上去搂着张艺兴讨饶,左右都是那几句话。张艺兴听的烦了直接拿手捂住朴灿烈的嘴,朴灿烈顺势就伸舌头舔了舔正捂着他嘴的手心。张艺兴猛的把手收回来,脸红红的怒瞪着这个不要脸的人,只可惜这副样子一点威慑力都没有,还惹得朴灿烈色心又起的抓着他又亲了好久。


等到两人一起下楼,已经习惯一个人吃早餐的西西已经吃完了早餐,正垫着着小脚费力的想把碗放到洗碗池里。张艺兴见状便快步的走过来接过小碗放到洗碗池里,刚抱起西西夸了几句真棒,就被朴灿烈把儿子从他怀里挖了出来放在地上。


朴灿烈看了看一大一小同款不满脸:“西西已经是大孩子了,不能随便抱了。”


西西一脸不开心:“爸爸你骗人!明明你还抱爹地的!爹地也是大孩子了你不能抱他!”


朴灿烈撇撇嘴,“这不一样,我爱爹地,所以我可以抱他。”


西西急吼吼地说:“那我呢!”


朴灿烈状似可惜地叹了口气,“我爱爹地,爹地也爱我,所以我可以抱。”


西西气得直跺脚:“爸爸坏!今天去幼儿园不要爸爸送!”


朴灿烈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那太好了,那爸爸今天就可以跟爹地一起吃早餐一起拼积木一起看电视了哦。”


张艺兴哭笑不得的看着父子俩你来我往,捶了拳朴灿烈,又安抚地摸摸西西的脸,“那今天爹地送西西去幼儿园好不好呀?”


没想到父子俩异口同声的回答道:“不行!”,朴灿烈说他感冒还没好全,出去会着凉;西西想来想去,最后还是一脸沉重说:“还是爸爸送我去幼儿园吧,爸爸是幼稚鬼,我不跟爸爸生气。”硬是把朴灿烈气笑了,举起西西就是几个高空抛接,吓得西西尖叫连连。


眼看快到幼儿园了,西西一反常态的没要朴灿烈牵手,反而一本正经地问朴灿烈:“爸爸,你爱我吗?”,朴灿烈对这个问题表示很诧异,但还是点点头;西西又接着问:“那爸爸是更爱我还是更爱爹地呢?”,朴灿烈毫不犹豫地回答说:“更爱你爹地。没有你爹地怎么会有你呢?”,朴灿烈怕西西钻牛角尖还想继续解释却被西西打断,“我也是,我也更爱爹地。”说完不等朴灿烈反应,就大笑着跑进了幼儿园里。


朴灿烈笑骂了句“臭小子”,转身快步往家里走,毕竟家里还有个宝贝等着他呢。


完!




评论

热度(246)

  1. xx手撕鸡米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喜欢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