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

同甘共苦

奶盖小羊:



🍬短篇完结HE

⚠️禁止上升正主

💕感恩 看文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张艺兴流落街头没觉得有多难受,他对自己的选择一向不会后悔。但是当朴灿烈帮他把吉他收起来,被路边的人递名片的时候,张艺兴觉得自己后悔了。


他把吉他背在身上,往前走到了地铁口等朴灿烈。不知道朴灿烈跟那人说了什么,摆了摆手好一阵子才走到张艺兴这边。


阳光晒的张艺兴睁不开眼睛,朴灿烈站过来,帮他挡住了阳光,也对上了张艺兴的视线。这绝对是一个绝好的时机,张艺兴开口:“灿烈,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了吧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跟着我你只会受苦,我不想看你吃苦。”


朴灿烈觉得这个开场一点意思都没有,潇洒的时候一起潇洒了,大难临头就要各自飞了吗?朴灿烈看着张艺兴,抿了抿唇没讲话。


回到家朴灿烈也没讲话,张艺兴在厨房切了一大盘水果,动静弄的特别大声,其实就是想让朴灿烈理一下自己。朴灿烈没理他,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坐在沙发上。电视里放的节目昏昏欲睡,朴灿烈看着看着眼皮就打架。


直到张艺兴坐下来,给朴灿烈盖了一条被子,朴灿烈才反应过来自己睡着了。他习惯性的往张艺兴那边歪,靠在他的肩膀上揉了揉眼睛。


“吃草莓吗?”张艺兴把去了梗的草莓递到朴灿烈嘴边,待朴灿烈一张嘴,张艺兴就含住了他的嘴巴。草莓汁液从嘴角里流出来,张艺兴伸出舌头舔了舔,两个人因为一颗草莓,在沙发上进行了一场运动。


尴尬的沉默都化解在了用力上,张艺兴抱着朴灿烈喘气,朴灿烈伸出手摸了摸张艺兴的脑袋,张艺兴这个人脖子很硬,下了决心的事情怎么都不回头。


朴灿烈说:“张艺兴你还要我走吗?”


“如果可以,我还是希望你能过上好日子。”张艺兴苦笑道,“我已经交不起这里的房租了。”


朴灿烈从张艺兴的住处搬了出来。所有的东西装进行李箱里他才觉得自己的东西太少了,因为很多东西,他都扔掉了。一起喝茶的杯子,一起买的T恤,一起买的外套。他空空荡荡的带走了自己本身的东西,把那些关于张艺兴的回忆,全部都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

张艺兴送朴灿烈出门,朴灿烈没有给他拥抱。张艺兴的手尴尬的放在空中,朴灿烈置若罔闻,张艺兴无奈的放下了手,也不强求他:“灿烈,希望你幸福。”


“什么狗屁幸福,我稀罕那点幸福吗?”朴灿烈终于忍不住在金钟大面前强力的吐槽了起来,“他凭什么替我决定我的人生啊。他以为我跟他在一起就只是为了跟他享福吗?”


“那你是喜欢吃苦吗?”金钟大抿着嘴角笑。


“不喜欢啊,我最讨厌吃苦了。”朴灿烈咬着吸管吸了一大口冰沙。


“那艺兴哥没让你吃苦,有什么错?”金钟大搅拌了自己的冰块,看了一眼朴灿烈手里的饮料,“你喝那么快?火气真大。”


“你被分手你火气不大吗?”朴灿烈捂着脸跟金钟大时吵嘴的时候都没了生气,恹恹的样子,“如果是双方中有一个劈腿了,或者真的吵的不可开交了,分手最起码还能死心。”


可是他呢,平白无故地被分手,分手的理由是只能同欢乐不能共患难。


“不是前几天还有个人要你微信嘛,反正也分手了,新欢谈一谈旧爱就忘记了。”


“钟大啊,借我点钱。”朴灿烈打断了金钟大的话,他想起来张艺兴说,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。


.............


朴灿烈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对象,即使分了手,还帮前任交房租,对此金钟大表示强烈的感叹。只可惜还没等金钟大在这余韵中回过神来,张艺兴就把朴灿烈的房租钱退回来了。


..............


“他怎么这样啊!”朴灿烈语气激动,看起来更像是斗嘴吵架。金钟大托着腮看着朴灿烈发泄完自己的情绪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
“朴灿烈,我怎么觉得你俩就是闹别扭闹着玩的。”


“我们很闲?”闲到自己闹别扭然后又和好?他们不是小孩子了,他们清楚的知道每一句话说出去的后果,并且为之负责。


朴灿烈依旧夹着他的公文包去上班,只是有时候看见路边抱着吉他唱歌的人,他总是会驻足停留。金钟大说,朴灿烈其实还没忘记张艺兴。


忘不忘记有什么要紧呢,重要的是已经不在一起了。即使朴灿烈还会刷出来关于张艺兴的动态,朴灿烈也不会点赞评论回复了。他以这样偷窥的姿态了解着张艺兴的一切,然后消失在张艺兴的生活里。哪怕有的时候,朴灿烈会偷偷抹眼泪,一个人躲在被窝里不声不响的揉着眼睛。


柴米油盐不重要吗?重要的,不然怎么连爱情都能打败?朴灿烈以前听说过一起吃苦的情侣,在一起的艰难都过遍了,最后惨淡分手,到他这里怎么就变了呢?


金钟大说,不然你就给张艺兴打一个电话,告诉他你愿意跟他共患难,愿意跟他吃苦,和好吧。朴灿烈掏出手机输入了张艺兴的电话号码,刚拨通,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短号。是啊,他怎么忘了,张艺兴和他还是亲情号来着。


朴灿烈挂断了电话,抱着头趴在桌子上心里一阵难受。有些时候关系解除了,东西扔掉了,回忆清除不了,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无法全部割断。


挂掉了张艺兴的电话,金钟大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。金钟大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朴灿烈,笑着划开了接通键:“艺兴哥,是我,怎么啦?”


朴灿烈抬起了头,看着金钟大。


“哦,他啊,好着呢。”金钟大跟朴灿烈对峙,意味深长的笑着跟张艺兴交谈。


“钟大,说实话。他刚刚打我电话立刻又挂掉了,他遇到什么困难了吗?”张艺兴握着电话拿不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他想着回拨过去,又怕朴灿烈继续挂断自己的电话,所以拨给了金钟大。


“想听实话,你自己去打他电话不就好了吗?”金钟大略带抱怨,对着电话那头竟然撒起娇来,“这么多天不见了,艺兴哥打我电话,还不是找我的,我要生气了。”朴灿烈瞪了金钟大一眼,又蔫了下去。


“哟,你想我了?”张艺兴放松了神经,应该没什么大事,如果有重要的事情,朴灿烈第一时间也应该会去找金钟大了。想到方才金钟大的抱怨,张艺兴抿起嘴唇来微笑。


“对啊,不然你来找我吧,喝喝酒聊聊天。”金钟大看了一眼朴灿烈压低了嗓子捂着电话说的,“朴灿烈最近可能抑郁了。”


挂了电话朴灿烈问他:“你跟他电话里说什么了?”


“你管我说什么呢,我和艺兴哥的悄悄话。”金钟大悠闲的晃了晃自己被子里的冰块。


...........


张艺兴进来的时候金钟大去上厕所了,张艺兴没看见金钟大,却一眼锁定了朴灿烈。那么高的个子乖乖的趴在吧台喝酒,看起来的确不那么高兴。


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,身体就被刚从厕所里出来的金钟大拉到了朴灿烈身边。始作俑者很快收拾了东西,逃离了现场,当然也留下了一句让朴灿烈买单。


说不上日思夜想,但谈得上时常想念的人就在眼前,没有电影里面的痛哭流涕,也没有热情相拥,只有两人安安静静的坐着。


“最近好吗?”张艺兴率先开口,他接过朴灿烈的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口。


“挺好的,工作顺利,还有家里给介绍的对象。每天小酒小肉吃着,无聊的时候就去找金钟大打牌,每天玩的可好了。”


“两个人打牌?打什么?”


“小猫钓鱼啊,不可以吗?”


张艺兴继续倒酒,嘴巴不自觉的扬起来:“过得好就可以了。”


朴灿烈听了生气,什么叫过得好就可以了。他拿了东西就走,刚走两步想起来自己还没付钱,又折回去。这时候张艺兴已经掏出手机结了帐,账单在手里还没捂热就被朴灿烈抢走了。


朴灿烈看了一眼账单,撇了撇嘴:“钟大真能吃,一半都是他的东西。”说完朴灿烈又抬起头看着张艺兴,“你有钱吗?”


“请客我还是能请得起的。”张艺兴笑道,“只是钟大太不客气了,说想我要我来跟他聊天,结果人先跑了。”朴灿烈没接张艺兴的话,出门走了两条街发现张艺兴还跟在他身后。朴灿烈停,他也就停。朴灿烈走,他也跟着走。


“你干嘛要跟着我?”朴灿烈有点生气,看着张艺兴,他真拿张艺兴没办法,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

“就是想看看你,看看家里给你介绍的对象,看看你怎么喝酒吃肉,怎么跟钟大打小猫钓鱼。”


红灯,61秒。朴灿烈站在十字路口,看着跟在自己身后十米远的张艺兴,忽然觉得他们之间也只有十米的距离而已。十米,朴灿烈腿长,十步不到就可以站在他面前了,张艺兴就在他面前。


朴灿烈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开朗乐观的孩子,热情好客,即使谁生气闹别扭了,也是他先上前去伸出手来和好。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但是他忍住了。不要等红绿灯了,不要过马路了。把分别那天的拥抱都算上,朴灿烈抱紧了张艺兴。


“你还是不要我吗?”一开口说话就知道他也是惹人心疼的孩子,张艺兴伸出手来抱住朴灿烈,熟悉的味道重新钻进鼻子里,像是找到了主人。


张艺兴轻轻拍了拍朴灿烈的后背,仰着头把眼泪也憋回去:“如果时间一直停在这里就好了。”


回头也可以,他们还像当初那样,抱着吉他来回唱歌,有时候在家编曲,朴灿烈拿着歌词本一页一页的翻开,有时候随便写两句话在上面,过几天就能听到张艺兴弹着吉他唱出来。


做音乐要钱,买设备要钱,做好了有没有人听,能不能卖得出去都要钱。朴灿烈曾经跟张艺兴窝在沙发上一起数着天花板上壁纸铺的星星,对张艺兴说,你一定会成功,一定会有人听你的歌,买你的专辑。


刚签约公司的前两年还算可观,后来公司发展方向错乱,压榨了下面员工,张艺兴不愿自己的音乐变成别人制作出来的东西,最后一拍两散。


那时候张艺兴还有勇气在天桥上甩着吉他唱“我宁愿做一个街头流浪的歌手,也不愿匍匐在你身边做一条狗”,那个时候张艺兴还能带着朴灿烈满城乱晃,在夕阳底下亲吻,真美好。虽然穷但是仍然还有点积蓄以供挥霍的日子,是最快乐的时光。


现在忙碌工作的朴灿烈失去了笑容,辛勤追求梦想的张艺兴满是伤痕,都被现实受累牵连。如果时间,能永远停止在这一刻就好了。


朴灿烈起来的时候浑身酸疼,张艺兴已经不在房间里了。酒店的大床空空荡荡的,昨晚还在上面缠绵的两个人,早上起来就剩下了一个人。朴灿烈捂着胸口躲进被子里,闻着床上残余的气味,久违又陌生。


他和张艺兴又睡觉了。就像金钟大说的一样,他和张艺兴好像是在闹着别扭,睡一觉就和好,第二天接着继续闹别扭。张艺兴怎么能这么狠心呢,说不要他就真的不要他了,可是明明就还喜欢啊。


茶喝到一半,早就没了热气。金钟大看着对面烦躁的张艺兴,嘴角无奈的上扬扶额:“所以说干嘛这么倔强嘛,你和灿烈又不是第一天处对象了,你是不相信他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啊?”


“不是不相信他,也不是不相信我自己。”张艺兴摇了摇头,一盏茶将他拉回过去,只有回到过去才是最幸福的时刻。


朴灿烈跟他,也吃过苦。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街头唱着歌的人,拿着自己写的demo各家经纪公司去碰机会。有一次他拿着东西被人家不客气的赶出来,正好碰到了朴灿烈午间休息来找他吃饭。


一顿饭吃的很沉默,朴灿烈小心翼翼的看着张艺兴的眼色,偷偷的握住了张艺兴的手:“没关系的,多试几次总能行的。”


能理解张艺兴的,好像只有朴灿烈。写词的时候,朴灿烈会跟他一起弹吉他,两个人就是有说不出来的默契,就算只能点得起一只炸鸡的外卖,两个人也为谁要吃两个腿打过架。可那个时候,张艺兴还没觉得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朴灿烈有多重要。


直到朴灿烈表明心迹,那一晚他们喝了酒不受控制开始。张艺兴宿醉未醒,看着朴灿烈身上满是吻痕,想起了昨晚他们干的荒唐事,他愧疚的说着对不起,结果朴灿烈说没关系,因为我喜欢你。


还不是因为一句喜欢。所以看不得他受苦了,不想再回去过那种点一份外卖要纠结好久,深夜下班晚了也要等公交回去的日子。


“我知道他离开我能过的更好。”


所以这样洒脱了,这样放手了。觉得他能过的比我幸福就更好了。朴灿烈站在门口,听到这番话气的牙齿直痒。他走进去站在张艺兴的面前,看着他:“所以张艺兴,你真的觉得只要我过得好就可以了是吗?”


张艺兴没讲话,他看着金钟大。没想到金钟大耸了耸肩完全没有偷偷把朴灿烈叫过来的心虚,朴灿烈的脖子里隐约还能看到昨晚的激烈,金钟大把带着怒火的朴灿烈按着坐下,坐在了张艺兴的旁边。


“你们两个啊,就好好聊一聊,昨晚不是挺好的吗?”金钟大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。


“我跟他说不好。”朴灿烈咬牙切齿的站起来,往门外走去。金钟大看热闹一样的看着我朴灿烈慢慢走远,这才回过头来看着张艺兴。


“不追吗?”金钟大皱着眉头看着张艺兴。


“随他吧。”张艺兴说的云淡风轻,毫不在乎,可是他脸上一点气色都没有,更憔悴了些。想是最近一直在忙碌,没怎么睡好。


“艺兴哥,有些事情急不来,就算是工作很辛苦……”金钟大还没说完,看着张艺兴倒下去,脸色大变,“艺兴哥!你怎么了!艺兴哥!”


张艺兴睁开眼睛,第一眼印入眼帘的便是白色的天花板。晃的他眼睛疼,他转过头,朴灿烈正安安静静的趴在他的床边睡觉。他摸了摸朴灿烈的头,想要翻身下床,没想到惊醒了朴灿烈。


“你醒了?”朴灿烈揉了揉眼睛坐起来,床头放着保温瓶,张艺兴看了一眼钟,才发现他睡了好久了。张艺兴才回过神来,便听见朴灿烈问他,“你是不是最近一直都在熬夜?”


已经好久没人这样跟他讲话了,张艺兴看着朴灿烈笑。朴灿烈什么都知道,也最了解他,知道他能够为了一首歌拼命奋斗,也知道他能几天几夜不休息。


他不想走了,他就想待在张艺兴的身边。无所谓了,张艺兴再怎么赶他走,他都不会走了。他要当怎么都甩不掉的小狗,一辈子在张艺兴身后摇尾巴,因为喜欢他。


朴灿烈眼睛湿漉漉的,像是哭了又格外安静。他上了病床抱着张艺兴,毛茸茸的脑袋往张艺兴身上搁,是这样的了,张艺兴,我不会再问你要不要我了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,因为我要你。


张艺兴拍了拍朴灿烈的肩膀,他抱着朴灿烈亲了亲他的耳朵,对他道:“不要后悔。”


“虽然有苦日子,但是相信我,我不会让我们苦很久的。”


朴灿烈觉得张艺兴有时候格外认真,他看着张艺兴,把张艺兴圈进自己的怀里,脸贴着脸跟他讲话:“哥哥,也请多多依靠我吧,哥哥太累了。”


“不会的,灿烈,相信我,不会很久的。”


不同苦,共甘又怎么能够?朴灿烈闭上眼睛,终于没有再听到那句残忍的让他走的话。他听见张艺兴说,我爱你。


没关系的,他不怕,因为爱,同甘共苦怎样都足够。

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

给看到这里的你们比心💕

评论

热度(10)

  1. xx奶盖小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