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

不定关系 19

火丁:

灿开兴


前文请点tag






19




他们刚好赶上了超市的高峰期,下了班顺便来买点东西的上班族、吃过晚饭来超市遛弯的老人、下课后跑来买零食的中学生,熙熙攘攘一大群人挤在一起,依然敌不过收银员慢条斯理的双手。


张艺兴没有朴灿烈的心急劲儿,站在他后面默默跟着队伍向前挪动,两个人偶尔交谈几句,在旁人眼里不过是相貌出众的兄弟俩。


又往前走了几步,朴灿烈的目光不自觉被收银台旁货架上的东西吸引。


说起来也奇怪,最私密最难以启齿的东西,往往摆在最无法忽视的地方。


朴灿烈还记得自己上小学时候跟姐姐去超市给妈妈跑腿,小孩子的身高刚好正对那一排花花绿绿的包装盒,他好奇心泛滥就伸手拿下来看,以为是什么新出的口香糖。姐姐当时已经上初中了,对这些事处在一知半解的年龄,看到弟弟手里握着个避孕套盒子窘得满脸通红,连忙夺下来烫手山芋一般扔回去。朴灿烈大惑不解追着姐姐一直问,姐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,只说是小孩子不能玩的东西。后来等他到了青春期,做贼一般偷偷摸摸买了一盒,跟边伯贤跑到厕所拆开看,心惊肉跳之后,除了长见识就只留了一手黏腻的油。再后来,到了可以毫不在乎拿起一盒递给收银员的年纪,却早没了研究的兴致,变成了过程中几乎不需要注意力的固定步骤。


女孩子在一起时用这个多半是为了防止怀孕和潜在的危险,可是张艺兴是男孩子,朴灿烈的目光偷偷向后看,和男孩子也需要这个吗?


被窥探的人对视线里饱含的深意毫无所知,甚至在四目相对时回了一个安慰的微笑。“超市里太闷了是吧?出去就好了。”


张艺兴以为朴灿烈发红的耳朵是因为热。


“是有点。”朴灿烈舔了舔嘴唇,悬崖勒马抑制住自己飘飞的思绪。


等付好账出了超市门才发现外面下雨了。雨倒是不大,但雨丝细密得恼人。


旁边出来的人倒都早有准备似的,纷纷取出伞,留张艺兴朴灿烈一人拎一个购物袋大眼瞪小眼。


“今天预报说要下雨吗?”


“不知道啊,出来的时候天挺晴的。”


朴灿烈倒还好外面套了件衬衣,张艺兴一向怕热,只穿了背心就出门。风吹过来,朴灿烈一不小心就看见了里面的春光。


又过了一会还是雨势还没有减小的迹象,朴灿烈把衬衣脱下来裹在张艺兴身上,“不然就这样回去吧。”


“也行。”


两个人小跑着冲进雨幕里。


上一次这样不打伞在外面跑好像还是大学的时候,偷懒的金钟仁遇上丢三落四的张艺兴,两个人在图书馆外面磨蹭了半天,最后抵不住肚子的抗议,顶着书包淋雨去食堂吃饭。


被瓢泼大雨浇个湿透的结果就是两个人相继感冒。金钟仁看着结实,在宿舍躺了快一个星期才下地,可苦了张艺兴,天天送吃送喝,等金钟仁病好自己也瘦了一圈。


不过今天的雨远不到能让人生病的程度,打在脸上甚至有些凉爽,张艺兴披着朴灿烈带着体温的衣服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,没怎么想到那次生病,倒想起小时候下雨天跑出去踩水的经历了。


回家的路上要从一个立交桥的桥洞下面过马路,朴灿烈回头发现张艺兴嘴角带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,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,便去牵他胳膊,顺手把张艺兴手里的购物袋提了过来,“想什么呢?”


张艺兴手里一轻才反应过来,“没什么,就是看到下雨想起来我小时候跑出去玩,穿着雨鞋到处踩水,弄得浑身都是泥,回家被我妈一顿好打。”


“我小时候也是这样,哎——这个你还戴着呢啊!”朴灿烈把张艺兴的手拉起来,上次夜市买的手链还挂在手腕上。


“嗯?对呀,”张艺兴本来觉得没什么,被朴灿烈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这个……这个不是你送我的么……”


不过是个不值钱的小玩意,朴灿烈当时也是随手买了讨张艺兴的欢心,以为他新鲜劲过去了就会丢到一边,没想到张艺兴竟一直好好地戴着,一时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

“哎呀……我不是…..想着你就是戴戴玩的……”朴灿烈松开张艺兴的胳膊,不自在地伸手挠头,感觉脸都在一点点发烫。


张艺兴被朴灿烈搞糊涂了,“那你是想让我戴着还是不想让我戴着啊……”说着就要把手链往下撸。


“哎哎哎!”朴灿烈赶紧制止住他,“戴着戴着。”末了又有些不甘心地摸了摸上面的坠子,“早知道就送你个好一些的了……”


早知道后面他们俩进展那么快,朴灿烈才不会随随便便拿根红绳就往张艺兴胳膊上戴,怎么说也是第一份礼物,总得有点纪念意义。他以前没少给女孩子送东西,一方面是女孩子喜欢,一方面他也乐得看女孩子收到礼物开心的样子。现在换成了张艺兴,朴灿烈凭着思维惯性也总想送他点什么,好像这样才有恋爱的实感。


“我觉得挺好的,这个绳子不怎么掉色,我洗澡都不用摘。”张艺兴是真喜欢这个手链,虽然不值什么钱,但也算他跟朴灿烈的第一个恋爱纪念。他捏着那颗蓝珠子,就能想到那天夜市里斑斓的灯火,朴灿烈焦急地用手接他吐出来的食物,两个人默不作声的牵手,还有自己真实的心动。


这是他爱上灿烈的纪念物啊。


“那好吧,反正我以后再送你更好的。”朴灿烈还是不满意,默默打算过几天就去饰品店看一看,他们这下也算正式在一起了,不然去买个情侣对戒好了。




雨越下越大,等两个人跑进电梯身上已经湿的差不多。


张艺兴跑得直喘气,背心贴在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朴灿烈扫了一眼心里的邪火就冒出来。


“唔——”张艺兴被堵在电梯一角,手里的购物袋都提不住了,“灿烈……唔……还在电梯里呢……”


“没事,”朴灿烈放下手里的袋子,拉起衬衣罩在两人头顶,大手拢在张艺兴侧脸低下头堵住还在试图挣扎的小嘴,“不会有人看见的。”




张艺兴被亲得满脸通红,电梯门一开就赶紧溜出去,手却不太配合,掏出钥匙哆嗦了好几下都对不上钥匙孔。


“你紧张什么啊……”朴灿烈被张艺兴的反应勾得玩心大起,从后面握住他的手开门,嘴巴趁机又在张艺兴后颈吻了吻。


“我……我没紧张!”这一吻张艺兴的身子又软了半分,开了门几乎是逃一样踢掉鞋子冲进厨房,“你……你别进来了!我要做饭了!”


朴灿烈抱起脚边的多芬,把脸埋在它蓬松的毛发里平复心情。


张艺兴蹩脚的威胁才吓不到他,但心脏跳动的频率实在是快得吓人。


多芬啊多芬,朴灿烈抱起听不懂话的小家伙自言自语,我真的fall in love了。


好甜蜜,却也好不安呀。






-tbc-




这两天过节,就先甜一下好了

评论

热度(1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