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

【灿兴】人造Omega:编号10 (31~40)

火山炸鸡:


旧坑重填/OOC/不上升


前篇:01~20 21~30



31


朴灿烈周末出去买东西,把张艺兴带上了。他还挺担心张艺兴说要给他还钱,出门前跟张艺兴约法三章:1、我花钱是给我们两个一起买东西 2、不许你提还钱 3、不许你跟我分的那么细


 


张艺兴的世界里货币还是小鱼肠,懵懂的点了点头。


 


朴灿烈带他去买衣服,张艺兴就那么几套衣服换来换去的穿,他觉得是时候给张艺兴添置一点衣物。


 


张艺兴走在他后面,被动的接受了朴灿烈选给他的衣服,走着走着他被一件花纹很绚丽的衣服吸引了。他定住脚步,想了想,又不舍得,开口叫住了朴灿烈:“我喜欢这一件。”


 


朴灿烈倒是第一次听他说喜欢,自然是买买买。我宠你,没道理,咱们虽然还买不起市中心的房,但衣食住行一定给你好的。


 


然后他心情就很好,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回头,看到张艺兴手里拿了一件豹纹短袖。


 


虽然个人气质不同,有的人天生就是衣服架子,顶块抹布都好看,只是朴灿烈没想到张艺兴第一次说喜欢就喜欢这么烈的。


 


“……”他沉默了一下,“买。”


 


刷卡的时候还是让张艺兴看到小票了。


 


哎,这又是多少根小鱼肠啊。他忧伤并快乐的看着豹纹小短袖。体会到了消费能力大于赚钱能力的痛苦。


 


朴灿烈想了想,又问:“你还喜欢什么?比如颜色啊……”


 


张艺兴倒是没犹豫:“紫色。”


 


32


 


张艺兴拉着朴灿烈往大厅走,朴灿烈不明白他的意图。第一层都是些化妆品品牌,他生怕张艺兴又不知何时有了化妆品品牌,钻进专柜给他挑出十几根紫色系口红问他哪一只最适合他。


 


朴灿烈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。以至于他很防备那些专柜。


 


不过张艺兴没如他所愿,拉着他又找到了大厅里的钢琴。他站定,用一种渴望和鼓励掺杂的眼神看他:“你去弹一弹嘛。”


 


朴灿烈真还没在大厅里弹过琴,一时有些别扭,觉得拉不下面子。


 


张艺兴推了推他,见朴灿烈跟脚下生了根一样不动弹,叹了口气:“那我去。”


 


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拉他了,张艺兴往那个钢琴前一坐,随便按了几个音就知道了家里的钢琴和这里钢琴的不一样,弹出来的曲子不好听。


 


已经有人停下来在录像了,朴灿烈登时不大乐意,我家Omega我一个人看都不够,怎么就让你录了像。


 


他打断了张艺兴,拉着他的手腕就要回家。张艺兴没吭声,这挺罕见的,最近他已经学会给朴灿烈慢条斯理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了。


 


朴灿烈走了两步才感觉不对劲,张艺兴的手腕很热,而且跟着他的步伐也慢吞吞的,随着一股他从没闻见的香气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,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他和张艺兴都没考虑过的问题。


 


33


张艺兴的发情期到了。


 


34


回去的路上张艺兴没坐在副驾驶,朴灿烈把他安置在宽敞的后座让他舒服的躺着,他站在车门旁,神色暗暗的,只有眼睛特别亮。张艺兴瘫在那边看他,动了动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
 


该说终于来了吗?他到朴灿烈家快一年都没有性别分化,还担心过朴灿烈会不会因此退换货。可实际上他不希望自己是个Omega的,这意味着发情期来了他什么都做不了。像现在这样。


 


他看到朴灿烈似乎是吞咽了一下,喉结上下滚动,低沉的道:“你的芯片里,有没有写,抑制剂的种类?”


 


张艺兴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愣了一下苦笑道:“怎么可能,它只教我怎么让你爽。”


 


听他这么直白,朴灿烈的耳根迅速的发烧起来。拉过张艺兴的左手也是,烫烫的。他猜了很多次张艺兴的信息素味,最后没想到还挺普通的,是浓郁的奶香味。浓的特别醇厚,还甜甜的,更像是一颗奶糖。


 


单身多年的Alpha要怎么面对第一次发情期的Omega?


 


这个Omega还是自己喜欢的人,真是害怕自己粗暴的伤害了他。


 


35


张艺兴一路上都在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,朴灿烈先开始还听的进去能专心开车,后来就有点急躁了。这不怨他,张艺兴说的话真是令人无法集中心神。


 


他说:其实我们第一次,扩张好的话就没关系,不会疼的。我还会好多,你要不要试试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,我是你的,也不会跑掉,你对我这么好,我当然是只想和你……


 


朴灿烈一打转向,车猛地停在路边:“你不要让我在这里就办了你。”


 


张艺兴愣了愣,有点委屈:“你是不是性//冷//淡啊,我都这样了你还无动于衷。”


 


发情期的Omega很脆弱,凶不得的,朴灿烈深吸了一口气想,被迫发情的Alpha也很脆弱,这么多年了,哪见过这种架势?


 


他转头,眼神挺冷酷的:“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?”


 


张艺兴没想到他这么问,愣了一下,错过了回答的最佳时期。


 


朴灿烈也挺后悔的,他其实早就觉得自己是单相思,说白了就是张艺兴哪里出了差错,不像其他人造人一样言听计从的,所以他也不像其他人造人那样百分百喜欢他的买主。


 


他也是因为张艺兴的不一样才舍不得他的。


 


张艺兴软着身子啪嗒一下按开朴灿烈的安全带,安全带迅速的收了回去,朴灿烈本来就急躁,现在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不要命了?”


 


张艺兴掰过他的脑袋,没等朴灿烈反应过来就把他亲了。又是吮/吸又是咬/嘴唇的,要不是朴灿烈知道他只有朴灿烈一个买主,差点以为这令人腿软的吻/技是哪个身经百战的大师。


 


都送上门来了……他加深了这个吻。


36


一吻终了,两人都有点喘。朴灿烈还凶巴巴的看着张艺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
 


“亲都亲了你问我什么意思?”张艺兴喘着,语气很无奈,“笨蛋,就是说我喜欢你啊。”


37


张艺兴没想到朴灿烈这么猛,虽然他在发情期也比较狂放,但是第二天腰疼腿疼听上去就很激烈。


 


看上去也是,半露香肩,身上全是斑斑点点的红印子,张艺兴未着寸缕埋在被子里,哼哼着说真的起不来。


 


朴灿烈看/硬/了,很不情愿的要起床去上班。真的很不情愿,但他一想起还要买房的事情,就咬咬牙爬起来了。


 


出门的时候张艺兴又睡着了,其实他骨子里懒洋洋的,能不动绝对不动,没什么比发情期更令人有理由休假了。


 


朴灿烈走到门口要开门了,又踩着皮鞋进来亲他的脸。触感软软的,皮肤的温度倒是没昨天那么高了,张艺兴给他亲的迷迷糊糊的,还沾了点口水,不情愿的把他的脸推远:“不行不行,晚上再来,你记得买//套。”


 


朴灿烈:……


 


其实他昨天就发现了,张艺兴平时看上去挺单纯可爱的一小男孩,脑子里那个芯片装的知识都是很劲爆的。


 


38


朴灿烈其实挺注意形象的。家里专门有个衣帽间,衣服手表帽子领带,都整理的一丝不苟,虽然每天看上去是一套工作西装,但其实细枝末节到胸针都在变的。


 


今天早上有点赖床,还生出了不愿意上班的懒惰想法,所以时间就有些紧迫。


 


他连头发都没弄个造型,刘海梳整齐了就出门了。看上去真的很清纯,像某个名校在读大学生。


 


但实际不是这样的。很多细节出卖了他是一个刚刚体会了人间极乐的成熟男性。


 


边伯贤一看他表情就又变了。他拉着朴灿烈去乘了信息素过滤电梯,对他讲:“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吗?也不收敛收敛。”


 


朴灿烈一照旁边的镜子,脖子上赫然两个漂亮的小红印子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忘了自己是有工作在身的人,还带着一身Omega的信息素,想想都觉得他昨晚的经历很特殊。


 


边伯贤还不忘嗅了嗅:“奶香啊,不错呀。”


 


朴灿烈就觉得莫名不爽,他有点吃醋,张艺兴的味道怎么随便哪个Alpha都能闻到呢?


 


他就跟边伯贤说:“你今天去把我桌子上那些文件整理一下。”


 


官大一级压死人,这明明是实习生做的事,边伯贤身为课长,还要去做,就很憋屈。


39


朴灿烈接了一个电话,表情有些凝重。


 


爸妈催他回家相亲了,他还没给家里人讲他买了个人造人养在家里,该干的都干了,就差领证了。


 


起初是没想好要怎么说,就把这事给忘掉了,现在又忽然不得不正式这个事,朴灿烈真的开始头大了。


 


父母估计都很传统,要接受张艺兴挺难的,他要怎么给张艺兴说,也很苦恼。


 


张艺兴要是知道了他还是个不被父母知晓的人,估计会很难过。


 


所以他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。


 


姐姐倒是很开明,就是太开明了,把朴灿烈和张艺兴都吓到了。


 


40


朴宥拉知道后直接给朴灿烈家里打去电话:“艺兴是不是?孩子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,一个跟我弟弟姓,一个跟你姓,巴拉巴拉……”


 


张艺兴懵了:“您,您,您是谁啊?”


 


-tbc


 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


大概每天写十章,写完为止。


今天开学了……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评论

热度(322)

  1. xx火山炸鸡 转载了此文字